皇冠国际

您当前的位置:皇冠国际 > 皇冠国际 >
揭秘:莆田系的珠宝江湖

  同为莆田商系的重要支脉——莆田珠宝,因其拥有一套可视化的商业发展脉络和一张文化传承的精神图谱,较之其它莆田商系,多了一层温润的底色,少了一些神秘的色彩。珠宝亦被认为是所有莆田商系中最干净的行业。

  近来,由魏则西事件引发的全民声讨的板子,雨点般密集地落在关联民营医院的所有者身上,其背后所代表的莆田商帮,亦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,被形容成“唯利是图的象征”和“人性之恶的代表”。但被誉为“东方犹太人”的莆田商帮,就真的如此不堪吗?作为莆商一支重要的力量,莆田珠宝商正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,脚踏实地地为中国梦的实现而努力着。

  全国从事金银珠宝行业的莆田人超过12万人;莆田人在全国各地经营的珠宝门店超过全国数量的三分之一;在前十大珠宝品牌的加盟体系中,近70%的加盟店面由莆商掌控;而在中国年近6000亿元的珠宝零售“盘子”里,莆田人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份额;加上在生产批发环节2000亿元的年产值,莆田人每年合计创造的珠宝产值达4000亿元。

  同为莆田商系的重要支脉——莆田珠宝,因其拥有一套可视化的商业发展脉络和一张文化传承的精神图谱,较之其它莆田商系,多了一层温润的底色,少了一些神秘的色彩。珠宝亦被认为是所有莆田商系中最干净的行业。

  这些文化水平不高,却以“敢闯敢拼、精勤俭孝”闻名的莆田珠宝人,如今正成为中国珠宝江湖最无法忽视的一股力量。他们以家族为单位,以代代相续的人脉为依托,按照独有的发展逻辑,编织着富有莆商特色的珠宝故事,也成就了“东方犹太人”的美誉。

  近年来,莆田市金银珠宝产业先后获得“中国珠宝玉石首饰特色产业基地”“中国银饰之乡”“中国银饰城”“中国黄金珠宝首饰之乡”4块“国字号”招牌,并拥有国家专利产品55项,中国驰名商标4个、福建省名牌产品10个、著名商标7个、莆田市知名商标12个。

  莆田,是福建省下辖的一个地级市,古称“兴化”,是福建省历史文化名城。据史料记载,自唐以来,该地区共诞出2345名进士,12名状元,14名宰相。从地理位置上看,莆田三面靠山,一面临海。这座南北走向的狭长城市,距离海边不到40公里。由于位于东南沿海季风带,土地以盐碱地和山丘地为主,莆田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粮食作物。

  地少人多,缺少农业基础,再加上渔业的不稳定,倒逼莆田人需要找到更多的生存技能,莆商由此发端。其中,珠宝一脉起源于北高镇。

  1965年,叶仙风凭借自学的打银手艺,开始为本村镇提供银饰加工服务,被认为是莆田系珠宝业产生的雏形。叶仙风被公认为莆田系的打金鼻祖,在北高镇具有极高威望,邻里纠纷、家长里短都找他主持公道。叶仙风现居北高镇埕头村,已逾90高龄。

  以镇为单位,形成彼此不同的支柱性产业,是莆田系的鲜明特色。和东庄镇的医疗、忠门镇的木材不同,北高镇以珠宝业为重,相邻的几个村,纵横交错,沾亲带故,涉猎黄金、银饰、翡翠等领域。尤其是美兰村,已经“全民皆商”。2000户的村子,在全国开的珠宝店总共超过2000家。

  叶仙风的手艺通过亲属和朋友间几经传递,成为村里几乎人手一份的看家本领。在这种“传帮带”的裂变式增长中,亲情成为莆商最为重要的关系纽带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掌握了打金技艺,一些人开始了游商生涯。他们远赴外地,走街串巷,为更多的中国村庄提供打金服务。按照当时的市场情况,每个村庄设置一个加工点,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将整村的金银首饰加工一遍。

  时间到了上世纪80年代,一些发展较快、具备经商头脑的游商开始有了固定的据点,在街头租了门面,专门承接各种金银加工业务。莆田人开始向正规化和规模化的珠宝生意迈进了一大步。

  随着时间推移和从业人员的增加,打金匠出行的半径逐渐扩大,直至像蒲公英一样散落在全国各地,“无莆不成镇”。时至今日,无论是在偏远的新疆、西藏,还是在寒冷的东北、内蒙古,莆田人无处不在。在远离家乡的人群中,有人故土难迁,也有人扎根他乡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黄金在中国一直属于管制类商品,由国家统购统销。改革开放以后,政策有所松动,但黄金加工、零售业务仍然由各地的中国人民银行系统控制。当时,一些莆田人已经凭借掌握的黄金加工工艺开始了与银行的合作,但在2002年之前,这种合作仅限于加工层面。具有黄金经营资质的莆田人凤毛麟角。

  2002年,黄金零售业务开始对个体经营者开放。有了前期合作的基础,一些理念先进、资金雄厚的莆田人顺理成章地承包了部分金店,迅速占据了中国黄金珠宝终端零售市场的核心渠道和发展先机。

  开店成为莆田珠宝商人占领市场、集聚财富的主要手段。凭借前期的原始资本积累,莆商的珠宝店四处开花。莆田人开店很少会受到资金的限制,倘若一个人资金不足,他们往往会选择多人合伙开店。这种聚合家族内部资源合伙开店的模式,由于内部信息沟通及时、交流效率更高,同时在产品和经营模式上可以快速复制,效果事半功倍。

  莆田人开店追求“量入为出”,几乎不从银行贷款,而是依靠自有资金或朋友拆借进行。随着市场逐步开放以及金价上涨,一家店往往投入半年即可回本,最终形成了“滚雪球”效应。目前,在全国近6万家珠宝零售终端店面中,跟莆田人有关的店面有2万多家。在珠宝展厅最密集的深圳水贝,90%的临街商铺都是莆田人在经营,从黄金、白银,到钻石、金镶玉、彩宝,品类不一而足。

  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步,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下,大批莆田人背井离乡,转向各行各业。经商是莆田人的唯一出路,创业的基因在每一个莆田人身上流淌。许多家庭的孩子读到初中就已辍学,跟随父母外出经商。这成为莆田人共同的成长记忆和人生轨迹。

  莆田人也有让人误读的地方,比如大男子主义。俗语有云:“好女不嫁莆田郎。”但实际上,莆田人是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群体,离婚率极低。据知情人透露,莆田人的“大男子主义”更多体现在“莆田男子不做家务”上。由于家庭角色分工不同,莆田男子常年在外打拼,逢年过节回趟老家,基本不干家务活,给外界造成“养尊处优”的印象。这实际上有两方面原因:一是家里人不舍得让男人干家务,二是长期形成的男主外、女主内的分工习惯,使得做家务的男人会被人耻笑。事实上,莆田人的妻子十分贤惠持重,基本不参与丈夫生意,当然也无多少家庭地位可言。

  独特的海洋文化、长期的捕鱼生涯,让莆田人深知抱团发展、分工协作的重要性。这种抱团特色在莆田珠宝商的企业经营和品牌发展过程中,表现得更加鲜明。

  2007年初,莆田市(全国)珠宝玉石首饰同业商会成立,成为莆商发展的大本营;2010年,深圳市莆商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,致力于为莆田商会会员、莆田籍人士经营的相关珠宝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和金融服务;2013年,莆商珠宝公共品牌鸳鸯金楼宣告成立,共募集资金2亿元,成为莆商抱团发展的集大成者。在鸳鸯金楼的股东构成中,由莆田珠宝商会核心领导及莆商担保公司股东共14人组成核心股东,合计占股80%。此外,全国各省级鸳鸯金楼的代理商每人参股0.5%,再加上部分高管及加盟商所持股份,该部分合计占股20%。鸳鸯金楼的这种股权众筹模式,开创了品牌商与省级代理商的合作新尝试,也使得莆商内部有了一个集中对外展示群体形象的窗口。

  按照计划,鸳鸯金楼要在成立3年内签约加盟店千家、成立5年签约加盟店2000家。目前已经完成签约加盟店600家的阶段性目标。在品牌宣传上,鸳鸯金楼选择与央视等重量级平台合作,冠名央视综艺频道《向幸福出发》,每年的品牌广告投放金额超过5000万元,品牌影响力得到极大提升,也将莆商的整体形象提高到新的水平。

  如果说很长一段时间莆商都是在各个领域孤立发展,随着莆商在珠宝行业的影响力和控制力逐步加强,莆田珠宝商已经将发展目标锁定为对整个珠宝产业链的整合上。

  在莆田本土,多数人已经摆脱了传统的家庭式作坊工场观念,先后走上创办企业之路。由400家莆系珠宝商在莆田珠宝同业商会及黄金协会会员单位共同投资20亿元的莆田国际珠宝首饰产业园,形成了种类齐全、时尚新颖、款式别致、技术领先的多品牌共存的金银珠宝首饰产品体系。位于莆田市的埕头黄金首饰一条街,拥有黄金、铂金、模具、玉器加工企业300多家,从业人员1.5万人,年交易量35亿多元,成为福建省知名的黄金珠宝首饰集聚地。

  此外,深圳莆商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也在创新开展金融业务,开展供应链金融为所有莆商企业、门店解决后顾之忧。在营销模式上,莆田人创办了“黄金码头”“找银网”等专属电商平台,通过“互联网+”思维,实现线上线下的联合和资源共享。

  在深圳等传统珠宝加工制造中心,莆田人的力量也在崛起。除了黄金、钻石加工仍由潮汕人把控外,彩宝、金镶玉等其他品类的珠宝工厂,莆田系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。鸳鸯金楼、荟萃楼、龙凤珠宝、六六福、六桂福、华昌珠宝、爱恋珠宝、金匠世家、六喜、七度银饰、金嘉利等近200家莆商品牌,各自在中国珠宝行业的版图上拥有一席之地。

  尽管势力日益庞大,珠宝又光鲜亮丽,但现实中的莆商却是一个十分低调的群体。在外他们是老板,回到家乡低调谦和,端茶递水,毫无架子。而在现实经营中,他们也在极力“去莆田化”,试图抹掉地域标签,更亲近消费者。

  莆田珠宝商的崛起,并非一个个英雄堆砌的故事,更大程度上是中国人实现中国梦的草根样本。他们敢闯敢拼,精明能干,同时又懂得借势。通过亲朋间的“传帮带”,莆田珠宝人真正走出了一条集体脱贫致富、最终走向共同富裕的道路。而对这条道路的艰苦探索,正是对中国梦的完美诠释。



相关阅读:皇冠国际